• 注册
    • 查看作者
    • 核废水

      多年以后,日本一间产房外一名男子焦急地等待着,见到医生缓慢的爬行出产房,男子悬着的心崩得更紧了,两张嘴异口同声地用颤抖的语气问道:“我丈夫,还有孩子,还…还好吗?”

      医生用双臂扶住男子的肩膀,另一双手打开文件夹。眼神似乎有些闪躲,腮部微微张开,像是欣喜,又似乎含着歉意,对男子说:“放心,都保住了,不过…”

      “不过什么啊?”男子显然还是放心不下。

      “不过,孩子的智商可能会受严重的影响。”

      “什么意思?”男子追问道。

      “你的孩子他…,他”

      “怎么了,你快说啊”

      “他有些不太一样,只有一个脑袋……”

      男子瞬间崩溃到了极点,失去控制,一巴掌打在这位美国大夫的中间的头上,锋利的鳞片划开了医生的甲壳,墨绿色的血液渗了出来。

      “对…对不起!医生,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没关系没关系,这种情况见得多了。最近几年经常有这种,呃,这种不健康的婴儿出现。大部分人都觉得不能接受,不过随着年龄增长,孩子很有可能会在第二次蜕皮的时候分化出另外三颗头。”

      男子怀着愧疚的眼神看向医生,涨红了双脸,说到:“啊,是是这样啊,那未来…会对产卵有影响吗?”

      “不会的,只要及时就医防止免疫系统出现排异就不会有后遗症。”

      又过了7年,男人的第三双右爪牵着孩子的小手来到小学大门前

      “爸爸,我只有一个脑袋一对手脚真的能跟大家交朋友吗?”孩子看着来来往往的长着多足多头多手的学生与家长怯生生的对男人说。

      “没事的孩子,现在已经不是百年前了,现在的大家不会对有异常的人有歧视之心”男人的利爪摸了摸孩子的头,哪怕男人极其小心但爪子上锋利的鳞片仍划破了孩子的额头,孩子没有在意,熟练地掏出创可贴给自己贴上。

      “嗯,我知道了,爸爸!我会跟大家好好相处的!”看着孩子蹦蹦跳跳的进入学校,男人停在原地腹部如同蜘蛛一样的六个足深深扎进了地面,男人伸出两对爪子想要对孩子说些什么,张了张充满锯齿的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男人低着头喃喃道:“第二次蜕皮就快要来了,你一定会变得正常的,一定.....”

      《——to be continue

      上海
    • 0
    • 0
    • 0
    • 3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